Skip to main content

【放映室】Coming out_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沈默力量

Coming out_East Germany_1989

Directed by
Heiner Carow

Writing credits
Wolfram Witt

私評:7.0/10


我的好友Scott認為,這一片實在是太?古老了。

「拜託,現在還有誰這麼壓抑?」他在msn上這麼回應我。

誠如Scott所言,1989年的片子,而且還是東德片(感覺又更倒退N年^^),你能期待什麼?然而,上面的講法雖然切中核心,卻忽略了【Coming Out】這部影片的鏡頭語言。

並不是我很厲害地想要指出這個鏡頭裡放的杯子在幹嘛,傾斜30度的畫面分割技巧所蘊含的意義何在,不不不,我並不想討論(也不夠聰明到足以瞭解)這些東西,而是故事在畫面上所呈現的意思。

片子打一開始,即以吞藥自殺的青年為開端,詳實地記錄吞管、洗胃的一切過程(正在吃午餐的我差點沒跟著吐出來=.=)。這個到後來再也沒出現過的青年,卻正好呼應了片尾那一段幾乎長達1分半的街頭畫面:主角Philipp後來辭去教書的工作,一身輕便地蹬上腳踏車,愉快地在車陣裡穿梭。鏡頭開始拉遠,遠得仿若從高樓往下拍,當觀眾再也見不著主角身影之後,鏡頭仍運轉著。雙向的車潮來去,風聲、喇叭聲、人聲,就像平素站在任何一個街角可見的片羽。

這想幹嘛?

表面上,故事本身敘述任教高中的Philipp在一次意外裡邂逅了Tanja,很快地墜入愛河並同居在一個溫馨的公寓裡,但這一切卻在Tanja的前鄰居來訪後有了巨變:對方竟然是以前喜歡Philipp的高中同學!然而,當時拒絕承認與對方有關係的Philipp,卻開始懷疑自己到底真正想要的是什麼?決定到Gay bar裡見見世面的他,偶遇了帥氣的19歲男孩Matthias,更擦出了火花。但這一切卻在Tanja有了身孕後丕變。Philipp應該像從前一樣,再度隱埋自己的感情好進入"正常人"的生活?還是該忠於自我呢?

典型的自我認同故事,相信到了2010年還是有人會拍。為什麼?因為社會環境強行灌與個人價值:你就是跟個女孩交往、結婚生子,然後撫育下一代。與主流價值不符的同志,勢必得有一番掙扎(而且,越是年長越能體會啊?,那些可怕的婚喪喜慶和過年節日...>"<)。故事裡仍不免俗地讓Philipp訴說人必然忠於自我,不然還有什麼意義之類的話,但導演的企圖心顯然不僅於此。

主角Philipp一出場的時後也是騎著腳踏車在路邊悠遊。這時的他,穿著厚重的大衣。等到了他決定忠於自我的時後,輕杉單騎,像春天到臨一般。但在這轉折之間,導演卻「反高潮」地在最後一幕戲裡,讓原本可以對著來監督他上課(好確定沒有污染清純高中生思想)高談理想的Philipp異常地沈默,只是望向窗外,看著人群與外面的好時光。再比對開場與接下來的結尾,你很難不感受到,導演試圖使用鏡頭向您說著故事。隨著時代的轉變,社會與人群必然對於新的事物有新的體認與定義。在這中間必然有強烈手段展現的開端、掙扎的陣痛期,與沈澱思索的醞釀期。最後,仍然得走入生活,溶於那一陣陣的車潮與人生當中。

屬於得分不高,但看起來有一種獨特味道的好片。

Comments